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汉阙

第563章 文明

汉阙 七月新番 7395 2020-07-25 03:46

  公元前的金字塔,在阳光是真能反射金色光辉的,顶端镶嵌的金属吸收太阳的能量,似乎沉睡在里面的古代法老终有一日会重返人间。

  孟斐斯城以北一百里,吉萨大金字塔下,向北行进的汉军正在这死者之城附近驻扎休整。

  刘更生正在用耿寿昌制作的高度仪测量,加上简单的勾股定理,测这几座金字塔的高度。

  最高大的“胡夫”金字塔,他测得700汉尺。

  稍小点的是“哈夫拉”金字塔,顶端覆盖着石灰岩,塔前有狮身人面像,埃及人说这是”斯芬克斯“——任弘确认过了,鼻子还十分完整。

  哪怕是最小的“门卡乌拉”金字塔,仍是座巨大的建筑。

  “高度已经超过了五陵,最大那座,能与秦始皇帝陵比肩。”

  放下高度仪后,刘更生不得不承认这点,一旁的褚少孙连忙记录下来,这异国的陵墓制度,也是他感兴趣的部分。

  不过,可别让中原的王侯们瞧见学了去,都护府也一样,要是有人欲效仿,任将军回去就教他们做人。

  而后褚少孙又感慨道:“埃及也不算大国,建造如此大陵,不知要耗费多少民力?又要费时几载?”

  他想起东部沙漠里那些废弃的采石场和巨大的梯道,又问了问这几座陵的年代,听闻是两千年前,更是惊讶,又觉得埃及人似是将所有财富都用来建造神庙与陵墓,事死太过。

  “内耗严重,骄奢淫逸,人力和智慧全投入到神庙和死事上了,所以埃及有朝代三十二世,却终究局限于一地,未能拓展出去啊。”

  任弘也在仰望这古代世界的奇观,感慨良多。

  在后世,它是一块凝固的文明化石,没有亲代,没有子代。政权更迭,异族入侵,文字死了,人种被替换,信仰遭到遗忘,只剩下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依然伫立在黄沙间。

  任弘曾将古埃及历史和中国历史相比较,发现只就表面来看,实在是太像了。

  独树一帜的文化,早期与其他文明的地理隔绝,自诩天朝上国的心态,最后是循环往复的王朝周期——从传说中的美尼斯到托勒密,将近三千年时间,一共三十二个王朝,十个历史时期,真是城头变幻大王旗。

  早期独立于世外无敌手,埃及之外皆蛮夷。

  曾经一度强盛的四处扩张,但很快就退了回来,还几次陷入“南北朝”的状态,上下埃及数次分裂。

  还有没完没了的异族入侵,东南西北都有:驾驶战车的西索克人,南方的努比亚人,海上民族、亚述、波斯、希腊,。

  打个比方,托勒密王朝就相当于埃及版的我大清,亚历山大入关成功,他去锡瓦拜阿蒙神,得到了“拉之子”的称号,而托勒密一世接受法老称号,这两位是聪明人,跟满人皇帝拜尊孔尊儒继续华夏天命一个套路,艳后则相当于埃及的叶赫那拉。

  不过随着汉、罗两大列强战舰临门,埃及只得开口通商,割地赔款,托勒密十一、十二两世量埃及物力,结罗马欢心,内部起义不断矛盾重重,很快就药丸了。

  如果说大汉现在才是文明的青年期,那埃及,在走了三千年后,已经垂垂老矣,只好歹维持了王朝世系,曾经将无数入侵者同化的文化,已渐渐落伍。

  “埃及真是中国的一面镜子啊,这趟是来对了,赶在中原像历史上那样,踩进马尔塞斯陷阱,进入历史循环前。”

  任弘记得,历史学家汤因比有一套理论,文明的“挑战和应战”。人类从古代到今天,都曾经面临着外来的挑战,智者和广大人民一起,对挑战做出回应,从而推动文明的轮子,让酋邦变成国家,进一步发展壮大。

  挑战可以是天灾,也可以是敌国——大汉能够完成从高、惠到汉武的蜕变,来自匈奴的挑战至关重要。

  但若外部挑战太过巨大,可能毁灭一个文明。挑战若是太小,则无法激励内部足够的动力。按照人类的尿性,每当这时候,就要开始无穷无尽的作死了,贵族豪强兼并,腐败从上到下滋生,文恬武嬉……

  一如孟子的话:“入则无法家拂土,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任弘开创的左传一派,最近正在张敞、耿寿昌主导下,鼓捣子学复兴——荀子、墨子等人的著作被整理印刷传播,加上任弘加塞的理论,算是内部的“法家拂土”。

  但若没有外部刺激的话,任弘悲观地认为,他和刘询死后,只需要几代人,大汉朝照样完蛋——既然外部没有敌人,或者敌人足够远够不成任何威胁,为什么还要夙兴夜寐呢?

  这是他出走的重要原因,任弘自己做急先锋,冲出了华夏固有的地域,不止是想让汉人的眼界和底盘扩大。

  据任弘所知,刘询在朝中主动学习一些任氏的做法,比如增加了恶安东都护府,在朝鲜半岛上,气候比东北温暖的“临屯、真番”分封了一些“关东侯”过去。西南夷地区也一样,已被放弃的象郡也封了几个小侯——不能让河中和身毒成为有志封侯的人才们唯一的出路啊。

  朝廷甚至还在东海和南海着手建设海军,任弘听说后就乐了,看来,阿询还是留着一手啊。

  嘴上说是防大秦,实际上,防谁呢?防他的“西海舰队”吧。

  加上刘询那“王霸道杂”的治国理念,抑制兼并,不纯用德治,轻徭薄赋下又不断移民至江南,这十年的中原,确实有小康之势。

  这是外部刺激带来的改变,大汉朝不需要人扶着和指导,已经开始自己需求改变,这刺激和挑战不是什么大秦国,而是他任弘啊!

  刘询还不算太怕他,可阿询的子孙们,恐怕会一直觉得卧榻之侧,有弘安睡,但因为隔得远,又很难撕破脸打起来。

  而若局势和走向不对,他确实随时都可能回去拨乱反正的。

  “我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来过!”

  任弘喃喃自语,现在,只差抵达亚历山大里亚,将最后的拼图取下,送回中原,任弘的后半生,全靠此念想撑着。

  他不是一个好人,可以说德行有亏,底线下限一点点丢失,绝对做不成圣人,却想在死之前,完成这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

  打破历史循环,有可能么?

  不知道。

  “尽人事,安天命吧!”

  而就在这时,尼罗河的对岸,托勒密王朝的老佛爷也回来了。

  ……

  “看来女王还真带了不少人来。”

  女王已经戴上了代表法老的红白相间王冠,身后是她从富饶的赫里奥波里斯带来的军队——一千名埃及人被征召为士兵,穿着简单的亚麻甲,加上孟斐斯以及各地加入的人,女王手里已变出了三千兵。

  克里奥佩特拉主动向任弘炫耀她的胜利:“阿波罗多洛斯本来就是赫里奥波里斯诺姆的长官,那里还有一些忠于我的官员,听说我要重新夺取王位,都十分支持。”

  诺姆相当于大汉的郡,托勒密王朝地方独立已经难以遏制,各地诺姆长如同诸侯。

  现在在上下埃及交界的地方,已经有孟斐斯等三个诺姆长支持克里奥佩特拉,加上普塔大主祭也为她背书,还真骗了不少埃及人。

  不过这些埃及人无法起大用,只能作为仆从兵,帮助汉军占领沿途经过的诺姆和城镇——任弘偷偷派去亚历山大城的使者已经回来了,托勒密十三世果然有孩子的脾气,拒绝任何和谈,只要求赛里斯人交出他姐姐,并立刻撤退!

  连使者隐晦表示,可以送女王过去换书的条件都不答应。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打了。

  被蒙在鼓里的女王还征集了许多牛马,为汉军拉千里迢迢从印度用船运来的武器,十分笨重,只是蒙着布不知样貌。有一支特殊的部队看管,部队中有工匠也有任弘亲自挑选的士兵,这可是他和弟子刘更生鼓捣了好几年才做出来的好东西。

  一路上还真有不少埃及人朝女王欢呼,这让她变得十分自信,向任弘展示她的得人心:“两个法老,一个会用埃及语来祭祀神灵,经常巡游各地让人亲近,另一个却躲在在都城,连埃及语都说不流利,埃及人会支持谁?”

  “那亚历山大里亚中的希腊人呢?他们又会倾向谁?”任弘反问,女王身上埃及色彩越重,港口里的希腊贵族们就越敌视她吧?这或许也是她被托勒密十三世和大臣驱逐无人相助的原因之一。

  女王已经有了打算:“只要将军能够击败我弟弟的军队,兵临城下,他们知道该怎么做选择,只要我承诺保护他们的财产,给贫民分发面包,一一召见贵族,废除从他们处额外征收的税,就能得到拥戴,骗得他们打开城门。”

  反对罗马人是一张好牌,亚历山大里亚的希腊人,还生活在泱泱大国的虚幻之中,对罗马的压迫十分不满。十年前,因为吹笛者将塞浦路斯割让给罗马,给罗马送粮食导致物价上涨,亚历山大的希腊人发动了一场政变,将吹笛者驱逐。

  与父亲一同流亡的克里奥佩特拉对那场遭遇印象深刻,很清楚自己的子民想要什么。乘着现在罗马陷入内战,若能取消多余的税款和贡金,她就能同时得到希腊、埃及人的支持。

  唯一的麻烦是,若是罗马人结束内战,可能会对埃及进行干涉和报复。

  女王瞥了一眼任将军,罗马人就在埃及边上的叙利亚和昔兰尼,赛里斯和印度太远了,能帮她赢回国家,却无法一直保护埃及。

  看来在利用完赛里斯人后,自己还得为埃及另想出路,城里的贵族要讨好,对罗马人也不可太过得罪。

  但嘴上,她依然道:“我的父亲吹笛者是靠着罗马扶持才坐稳了王位,我弟弟也一样,但我,要依靠将军,依靠赛里斯皇帝,还有人民!”

  信了你的鬼,任弘却笑道:“看来女王的智慧,不输美貌。”

  不知为何,来自任将军难得的夸奖,竟让女王心花怒放。

  ……

  他们离开了吉萨金字塔的阴影,继续向北沿着尼罗河行军,一路上褚少孙越发深刻地体会到,所谓埃及,其实就是尼罗河沿岸绵延数千里的大绿洲,左右皆是戈壁沙漠。不过这“绿洲”养活的人,可是西域的数十倍。

  时值盛夏,河流里除了零星的船只外,还能见到凶恶的蛟(鳄鱼),以及一种在水里生活,有着血盆大口,上下颚长着骇然利齿的可怖怪兽,在中原从未见过!叫褚少孙看着都深感骇然。

  任弘道:“这是河马,吃草的,让士卒别惹它们,脾气暴躁与犀兕颇似。”

  每年在埃及,惹怒河马被弄死的人,可比遭鳄鱼咬噬的更多。

  在六合四年五月中旬(公元前48年6月),汉军终于抵达亚历山大里亚的近郊,一片广袤的湖泊出现在面前,马留提斯湖与海交汇的地方,就是亚历山大港,到了晚上扎营时,任弘在女王陪同下,隔着湖泊和城市,都能看到那火光璀璨的大灯塔。

  又是一个奇观。

  而到了次日清晨,托勒密十三世纪的军队,也拦在大湖西侧的必经之路上扎营,这片湖畔广袤的平原,就是战场了。

  “敌军足有两万余人。”任弘手持千里镜远眺时,陈汤前来禀报,他们还是选择了野战而非守城啊,有自信!

  “一定是阿基拉斯的军队,他曾带兵去叙利亚,击溃了我从犹太和阿拉伯募来的雇佣兵团,回来得真快。”

  女王也知道了前方的消息,她征召的三千埃及人是顶不了大用的,只能靠不到四千的赛里斯军队以少敌众。

  而托勒密埃及是头瘦死的骆驼,在地中海是有七八十艘战舰的,若是与红海连同,西海舰队连登陆都不容易。

  靠着千里镜这挂,汉军斥候不用靠太近,就对敌人布阵时的兵种了如指掌。

  “大多数是弓手与不着片甲的徒卒,但也有持盾竖长矛的希腊人阵列。”

  “还有两千骑兵。”

  “轮上安装了卷镰的战车数十辆,还有一些车辆,可能拉载着轻形弩砲。”

  “斥候甚至看到了十几头象兵!”

  听着斥候汇报,女王颇为忐忑,她唯独对打仗一窍不通,不然也不会输得这么惨。阿基拉斯可是托勒密的老将了,赛里斯人能赢么?

  任弘则是下马踩了踩,地面有些湿软,这对骑兵和战车不利。正好,他们几乎是纯步兵,太多战马无法运到埃及,这战场埃及人选的并不好啊,大概是军队回来得迟,或是托勒密十三世不愿让他们南下,选择在首都以逸待劳。

  “问题不大。”

  任弘说道:“我有四千名身经百战的汉家儿郎。”

  在炎热的热带、沼泽地区如何打仗,这批以淘玉工为主的士兵,可是在印度练了十年!但他想尽量减少伤亡。

  还有一个好消息,没有下雨!

  任弘笑着拍了拍牛车上载着的笨重家伙。

  “更别说,还有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

  PS:今天只有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