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神医弃女

大结局

神医弃女 MS芙子 13366 2020-07-28 02:42

  叶凌月费力的睁开眼。

  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绝不会出现,熟悉的脸。

  叶素看着她,一如当年,她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阿月,你该好好休息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叶姨?”

  额头,在发烫。

  无妄星海上,一个太阴神印形成。

  “不!这不可能!”

  昆仑冰心被叶素封印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一些事。

  那是一些记忆。

  是他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

  村落毁了。

  帝阳爹爹死了。

  他醒来时,一切都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一切,都已经毁灭了。

  他躺在一处荒芜的山脚下。

  身旁是还未消融的雪,他浑身很痛,他足足躺了一天,才能爬起来。

  他感到很饿。

  可他找不到食物,最饿时,他只能抓起雪塞进嘴里充饥。

  找到帝阳爹爹……回到村落,那是他唯一的念头。

  可是,他被一群狼群包围了。

  那是一群正在分食一头鹿羚羊的饿狼。

  刚渡过寒冬的狼群,饿得慌。

  当它们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孩时,它们迅速扑了过去。

  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他没有哭,只是由着狼往山里拖。

  就在他以为,他会死去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一阵脚步声。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兽皮短袍的小姑娘。

  她眨巴着眼,瞅瞅自己。

  那群狼见到她,都吓得调头就跑。

  那是狼王的崽,狼王最喜欢的小家伙,打起架来,比狼王都要凶悍。

  彼时,她嘴里还叼着一块新鲜的鹿肉。

  她嗅了嗅他,歪着头想了想。

  过了片刻,她拖着他往山下跑。

  明明比自己个头小了一半的女孩,力气却是惊人,一直将他拖到了山脚下,小狼女丢下了那块生鹿肉后,才跑开了。

  那一块鹿肉,很难吃。

  难吃到,昆仑冰心到死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个小狼女。

  “阿月……阿月……”

  在地下神殿时,当她出现时,将自己从恶蛟的口下救出来时,他就应该想到。

  同样透着野性的和纯净的眼,只会是同一个人。

  昆仑冰心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血色的泪……阿月,我们,后会有期。

  叶凌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光陆迷离。

  她梦到了辛霖,她冲着自己招手。

  “阿月,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想要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她梦到了巫神。

  巫神站在昆仑古棺旁。

  那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巫神。

  那应该是巫神的本体。

  男人身形高大,他长得很是俊朗,有些邪气,一双蓝幽幽的眸。

  “阿月,我找到她了。可惜,我最后才找到她。我与她,同样是黑暗的产物,是对手,也是同伴。上一世,我与她是死敌,争夺昆仑的每一寸土地,我却不知我一直在寻找她。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所以我要去找她了。来世,我们有缘再见。”

  他带着那一口昆仑棺,沉入无妄星海。

  叶凌月想要追上去,可星海浩瀚,她根本无法寻觅到对方的踪影。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叶素……她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叶素挽着帝阳,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阿月。”

  “叶姨,帝前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亏了你,我们才冰释前嫌了。我们是来告别的,临行前,我们送了你一份大礼。”

  叶素和帝阳道了最后的一次别,就消失了。

  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年之后。

  睁眼的一瞬,她看到的却是帝莘的眼。

  一张,苍老的帝莘的脸?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叶凌月声音干涩,她摸了摸帝莘的脸颊。

  虽然是一样的脸,可叶凌月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帝莘。

  道门冰心消失了,昆仑冰心也消失了。

  眼前的,是他的帝莘。

  虽然,他的脸颊上,已经长满了胡须茬子。

  “洗妇儿,嫁给我吧。”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深情道。

  “老大醒了!”

  “月儿醒了!”

  “主人醒了!”

  就在叶凌月还未从帝莘的求婚中回过神来时,就见一个个脑袋探了过来。

  叶凌月一怔。

  “小乌丫!”

  和小吱哟,小无极一起,最快冲到床榻前的正是小乌丫。

  她已是人妻人母打扮,可那容貌,正是小乌丫。

  “老大,我又活了,是朱雀涅槃火让我重生了。我等了你半年,呜呜,小乌丫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乌丫哭了。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小吱哟在旁埋怨道。

  得知叶凌月醒来,一茬一茬的人都来探望她,从她们的口中,叶凌月知道了一些,无妄星海最后的事。

  那一战后,昆仑冰心被封印。

  叶素在最后关头,被辛霖复活,辛霖也险些魂飞魄散了。

  不过,巫神在最后一刻,守住了她的命魂。

  秦蚀与巫神起了冲突,两人交手之际,巫神化形,两人带着昆仑古棺,一起坠入了星海之中。

  叶素取代叶凌月,以身化太虚。

  昆仑冰心再次被封印了。

  只是在被封印之时,还发生一段插曲。

  昆仑冰心动用了天命之力,再一次让时间逆流。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时间逆流之时,没有改变叶素复活的事实,而是没有上身帝莘(道门冰心)。

  他被再次封印了。

  帝莘身受重伤,带着沉睡的叶凌月和小无极、雪狼王回到了无极天。

  因为失血过多,叶凌月沉睡了半年。

  这半年里,帝莘一直守护着叶凌月。

  “辛霖死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了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她再入了轮回,有巫神为伴,她并不孤单,也许,她还可以逆改天命。”

  帝莘劝说道。

  “但愿如此,我有种预感,我们不久之后,一定还会相见。”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为何,她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老大,你到底答不答应嫁给帝莘?”

  小吱哟一家子在旁看着,云笙夫妇,以及一家重新团聚后啵啵冥日夫妇,都凑在两人跟前,围观帝莘的第一百多次求婚。

  众人都为帝莘感到焦急了。

  叶凌月昏迷了一百多天,帝莘每日求婚一次。

  这一次,总该有所回应了吧?

  叶凌月被众人看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嗔了一句。

  “哪有这样的求婚,我听我娘说,在她那个年代,求婚是需要鲜花和礼物的(求婚戒指)。”

  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可好歹礼物也是需要的。

  好歹,帝莘如今也是无极天仙皇,江山为聘也不为过。

  见自家洗妇儿闹起了别扭,帝莘愣住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帝莘,竟也有为难的一天。

  他求助着,看向众人。

  “别看我,我可没求过婚。”

  小吱哟连忙回避。

  这不说还好,一说倒是触动了小乌丫的心事。

  自家当初还真是年少无知,怎么就被小吱哟轻而易举就给骗走了!

  她揪住了小吱哟的耳朵。

  “今个儿,你也得求一次婚,否则,要你好看。”

  小吱哟惨叫着,被拖了出去,小无极见状,连忙前去解救自家爹爹去了。

  “这个时候,还是把时间留给他们自己吧。”

  云笙夫妇很有默契的说道,走了出去。

  啵啵还想看热闹,就被冥早和冥晚俩一起拽出去了,身后还跟着个在苦思冥想求婚是什么的冥日。

  眼看一屋子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就走了个精光。

  帝莘心中暗骂这帮家伙不够义气。

  他挠挠头,想了半天,从自己怀了摸出一物。

  “这是混沌梦珠,就当做求婚的礼物,洗妇儿,你就别为难我了,嫁给我吧。”

  帝莘取出来的,却是一个锦盒。

  锦盒里,有一颗珠子。

  无妄星海一战,七颗混沌珠在最终一战中,化为碎片。

  可就在帝莘离开只是,他在无妄星海中,发现了一颗新生的混沌珠。

  听冥晚说,其实世上混沌珠,并非仅仅只有七颗。

  人之心愿,可以化为混沌珠。

  人之信仰之力,也能化为混沌珠。

  所以世上混沌珠,可以有千千万万。

  它会毁灭,也会新生。

  当旧的信仰之力破灭时,老的混沌珠,也跟着破灭了。

  七颗混沌珠在那一战之后,消失了。

  可新的混沌珠也在诞生。

  不仅仅是新的混沌珠,无妄星海也再度进入了无主时代。

  这一颗混沌珠,最终,被帝莘命名为梦珠。

  它可以化为人之梦境,让一切人之无妄之念,梦想成真。

  “这颗珠子,真有如此作用?”

  叶凌月有些诧异的望着这一颗梦珠。

  “只要将念力注入其中,就可以生出梦境来。”

  帝莘提醒道。

  这颗珠子,说来也是奇妙。

  它虽是混沌珠却不像是那几颗混沌珠那样,拥有强大的力量。

  梦珠,美好而又虚幻的存在。

  不过也是因为如此,它不会被世人觊觎。

  帝莘得到这颗珠子后,就想到了自家洗妇儿。

  她有什么梦想么?

  她凝视着帝莘,莞尔一笑。

  她轻轻点头,说出了那无比珍贵的三个字。

  “我愿意。”

  梦珠,固然珍贵,可她并不需要。

  再好的美梦,依旧比不过眼前人。

  尽管叶凌月再三挽留,可薄情还是在她苏醒后的第二天就离开了。

  “十三,祝你和帝莘白头偕老。不过,告诉那小子,不许欺负你,若是敢欺负你,我这娘家人,绝对不会放过他。”

  薄情缓缓转身,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他冲着叶凌月摆了摆手。

  再见了,他的小狼女。

  再见了,雪狼王。

  雪原已经不在了,可在薄情的心中,那一处雪原永远都在。

  它是奔行在雪原的一缕风,那一个羁绊他的女孩长大了,他应该离开了。

  前方,会有一片更加自由的天地等着他。

  但愿,他的女孩,永远幸福。

  数月之后。

  鸿蒙天内,一棵枯萎的老菩提树旁。

  却见一群观礼的客人们,正围观一场迟到了多年的婚礼。

  宾客中,有秦小川和刚成为仙皇的夜凌光,道宗的掌教夜凌日,以及漠北的双王叶喃思和曾小雨等人。

  三十三天的新老仙皇们也悉数到场,经过了数月的整顿,新老仙皇都已经稳定了各自境内的秩序,虽然没有明令说明,可无极天的这位新皇以及他的皇后,已经成了三十三天的无冕之王。

  小吱哟和小乌丫带着再度生活在鸿蒙天里的小噩兔、囚天和鸟人新首领们,一起见证了这一刻。

  太阴族那边曾妙妙也代表族人来道贺,她还告诉了叶凌月,柳七变被囚禁在大地之母神殿里,日日夜夜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忏悔。

  帝霓裳手中抱着一只小猫崽子,看着模样,和当初的云灵有些相似。

  这小家伙,是小无极从无妄星海里带回来的。

  当初巫神带着古棺沉入无妄星海,小无极和冥晚在星海中寻找了一番,可惜没有找到古棺和巫神,倒是捡到了一只还没睁开眼的小奶猫。

  小无极随手就带回来了,后来遇到了九命佛,她觉得那奶猫和她的眼缘,就向小无极要了过去。

  她看着帝莘和叶凌月,摸了摸小猫的软毛,自言自语,

  “娶了老婆忘了娘,以后,就只有你陪伴我了。”

  身旁,云笙笑着拍了拍她的肩。

  夜凌光和秦小川比肩而立,秦小川欲言又止。

  “等我一千岁时,如果还没看着顺眼的,我就娶你为后。”

  冷不丁,夜凌光来了一句。

  喜从天降。

  秦小川在心底默念着,所以,夜凌光今年到底该算是多少岁?

  看着秦小川纠结的模样,夜凌日冷眼旁观,他心中微微一动,他想到了那个女孩……季无忧,她应该已经回到她的时代去了,也许,他应该去看看她。

  一切都过去了。

  新娘凤冠霞帔,新郎喜袍加身,男俊女美,却是交相辉映。

  一旁的老菩提树,却是静静观着礼。

  这一场喜事,叶凌月特意在鸿蒙天里举办。

  如今的鸿蒙天,已经和昆仑旧址有八九成相似了。

  虽说昆仑无法再造,可许是机缘,许是造化,被毁的昆仑,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新生了。

  叶凌月凝视着眼前的帝莘。

  只是帝莘,过去的几个月里,道门冰心再也没有出现过。

  叶凌月不知,他是一起被封印了,还是沉睡了。

  “一拜天地,二拜父母,夫妻交拜。”

  喜乐在鸿蒙天里不断回荡。

  这一拜,叶凌月和帝莘相视一笑,却是生生世世。

  待到婚礼结束,宾客散尽。

  叶凌月走到了老菩提前。

  “师父紫,月儿很想你。往后,月儿不能一直陪着你了。这颗梦珠就留给你了。”

  有朝一日,若是老菩提枯木逢春,梦珠也将再放异彩。

  梦珠和那一颗紫堂宿留下来的枯死的菩提子一起被叶凌月种在了老菩提树下。

  “洗妇儿?”

  帝莘的呼唤声传来。

  叶凌月悄然离开。

  忽的,地下早已绝了生机的菩提子动了动,一抹绿意,探出了脑袋来。

  一直黯淡无光的梦珠发出了柔和的光。

  亮光之中,是菩提树的梦,如梦似幻,仿佛就发生在昨日的梦。

  “紫紫,我们拉勾勾。”

  小女孩踮起脚,试着去碰触菩提树苗的叶。

  菩提树的枝叶摇晃了下,矮下身躯,叶子上,是小女孩软软小小的手。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准变,我们永远在一起。”

  稚嫩的童音和沙沙的树叶摇曳声交织在一起……

  《正文完》

  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正文完结撒花

  还有月票不~最后求一求。

  后续还有番外,现代版。

  字数不多,小几十万字吧,老实话,番外原本是要难产的。

  因为大芙太想休息了,(╥╯^╰╥),2012年迄今,两千万字了,没休息过,奈何你们各方面反馈太凶残了,反正我憋着一口气,圆满了你们,我就可以忙点个人的事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