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踏星

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跳板

踏星 随散飘风 5613 2022-01-07 13:16

  陆隐眼睛始终闭着,似在闭目养神。

  瑶宫主目光一闪:“我说过,没用。”

  陆隐没有任何反应。

  瑶宫主眼睛眯起:“我们从普通人一步步走上来,经历的太多了,生死早已看淡,陆主,你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与其玩这种把戏,不如想办法提高你们天元宇宙的实力,我们灵化宇宙的实力比你想的更强。”

  陆隐还是闭着双目,一句话未说。

  “你想谁死,谁就会死,即便我们三个肯定会死一个,也是你要让他死,其他两人根本不知道那人说了什么,这就是你不让另外两人听到的原因,说出来反而没有价值,我们没那么蠢,那两个也一样,你什么都得不到。”

  香,已经快结束了,只有零星的红色。

  瑶宫主目光盯着香,瞳孔闪烁,再次盯了眼陆隐,低沉开口:“我是御桑天的磨刀石,御桑天修炼的序列之法名为心若磐石,自身越坚定,这种序列之法就越强,修炼到极限可凭自身所想改变宇宙,改变他人,他以我的绝对逆转序列之法磨刀,成全他的心若磐石。”

  “只有我知道御桑天有多强大,整个灵化宇宙,除了那虚无缥缈的无上之极,只有我了解御桑天,他的浊宝,灵化武器,序列之基,天赋等等,他的一切我都了解,我。”

  话还没说完,死气淹没,因为香,燃尽。

  瑶宫主望着一片漆黑的死气,脸色难看,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她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不死,活着,远比死了好,她与御桑天的关系很少有人知道,只要御桑天存在一天,她在灵化宇宙就高高在上,重启天元宇宙后,也会是可以尝试踏入永生境的强者,机会比其它桑天还大。

  她凭什么死?

  她是天外天双绝之一,是灵化宇宙无数人仰望的存在,如果就这么死在这地底,太不值了。

  可恨,此人以这种游戏般的方式抓住了她的弱点,不,他是抓住了人性。

  她发誓,一定会杀了此人,一定会。

  陆隐出现在天赐面前,同样没说话,点燃香。

  看着轻烟垂直而上,天赐急忙开口:“陆主,我没什么隐瞒的,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陆隐闭起双眼。

  问?如何问?人心最是深不可测,问了,反而让天赐看出他的深浅。

  对于天赐而言,保命是最重要的,这种时候他如果想活,就不可能有所隐瞒。

  陆隐不问,不说,只给一次机会,这一次机会,天赐不敢赌。

  之前在天上宗正殿,面对陆隐与三界六道,他可以竭力隐藏什么,而今,却不可能了,这是陆隐的信心,除非他暴露的秘密,会让他死,比如--“奴”,比如-“天”。

  业障,天封,天恩,死前都出现了“天”这个字,而在他们身上,必然存在“奴”这个字。

  如今来看,能以他们为奴的就是永生境的青草大师,但陆隐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陆主,该说的我都会说,但一时间我也不知道你最想知道什么,你给我时间,我将灵化宇宙与天元宇宙知道的一切都整理出来给你,杀了我就没有价值了,我活着才是对你最大的价值。”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陆隐依然闭着双目,任由天赐述说。

  他其实与瑶宫主一样,不过选择不同,瑶宫主是什么话都不说,直至香燃烧到最后一刻,而天赐是不断说废话,同样对陆隐毫无价值。

  眼看香燃烧过半,天赐见陆隐依然闭着眼睛,脸色苍白:“陆主,你们既然早已应对我们灵化宇宙,出现了那场遭遇战,证明对我们,你们应该了解了,通过谁?原起?还是意识宇宙生命?”

  “我不知道对我们三个宇宙的关系你知道多少,你可知道跳板?”

  陆隐依旧闭着双目没有反应。

  天赐憋屈,这种想尽办法保命,偏偏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的感觉让他吐血,不管多憎恨陆隐,这一刻,他都必须想尽办法说些有价值的事。

  “在我们灵化宇宙与意识宇宙还有你们天元宇宙之间存在一个跳板,跳板这个名称是我们想出来的,我们三者宇宙彼此距离相当,偏偏在中间的位置有一个无法理解的星象,登上那个星象,可以朝着任一方向冲去,只要能承受冲击带来的压力,我们灵化宇宙第一波人就是这么来这里的。”

  “我们通过跳板去了意识宇宙,也可以通过跳板来你们天元宇宙,本来之前那场遭遇战就是试探,如果你们天元宇宙实力不强,我们第一波人就可以将你们解决,但如果解决不了,随时就会有第二波人到达,第三波,第四波等等,与第一波汇合出手,而我们的任务,是在石门后方建造同样的跳板。”

  “多少年下来,我们已经可以尝试建造,一旦建成,我们可以从天元宇宙跳到三者宇宙中间的跳板位置,时间最多十年,算是很短了,要知道,当初我从灵化宇宙来天元宇宙耗费的时间相当漫长,足有万年之久,那时候还没学会运用跳板…”

  陆隐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他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从一开始,昔祖告诉他们的就是,意识宇宙被灵化宇宙挡住,想要从意识宇宙到天元宇宙,必须经过灵化宇宙,灵化宇宙位于意识宇宙与天元宇宙之间。

  那时候陆隐刚刚得知灵化宇宙与意识宇宙之名,是太古城之战后。

  从那一刻起,他对这三个宇宙有了固定认知,他不会相信昔祖说的所有话,但关于这点,从未怀疑过。

  而今才知道,这才是最大的骗局。

  三者宇宙距离相当,那就是一个三角形,而在这个三角形中间有一个跳板,谁抢夺跳板,谁就掌握主动权。

  昔祖或许未必知道跳板的存在,但她那么说,就是逼天元宇宙必须与灵化宇宙开战,如果她知道跳板的存在还那么说,故意隐瞒跳板的存在,那心思就复杂了。

  在这一刻,陆隐推翻了昔祖说的一切,开始重新认识这三个宇宙。

  天赐依然不断说的,他不知道陆隐是否在乎他说的,因为陆隐毫无反应,但陆隐没有打断,他只能继续说。

  但接下来说的无非就是一些战争的情况与曾经发生在天元宇宙的事,给不了陆隐刚刚的震撼。

  陆隐还沉浸在跳板一事中。

  香燃烧大半,只剩一点点。

  天赐额头汗珠滴落,看不到陆隐任何反应,他绞尽脑汁想说出些秘密,但他又能给出什么秘密?本身又能给陆隐带来什么价值?

  一个原起,是桑天,一个瑶宫主,亲近御桑天,他要跟这两人争命,太难太难了,除非。

  眼看香就要燃尽。

  陆隐睁眼,目光充满了漠然,毫无感情。

  而在天赐看来,陆隐的目光跟看死人一样。

  “陆主,他们说了什么?是原起还是瑶宫主?不要相信他们,他们是骗你的,我会尽心尽力帮你办事,我会帮你对付永恒,我还可以帮你对付灵化宇宙,我什么都可以做。”天赐急了。

  陆隐缓缓抬手,在天赐惊惧的目光下按在他头上:“陆主,还有一人,还有一人没说,你说要等三个人都说完才结束的。”

  他以为陆隐要杀了他。

  陆隐盯着天赐额头:“那里,应该有一个字。”

  天赐目光一缩,面色煞白。

  陆隐看向香:“快结束了。”

  天赐咽了咽口水:“是青草大师。”

  “还有谁?”

  “四方镇守使,我只知道他们,其余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那柄血色的剑,属于谁?”陆隐问。

  天赐颤声:“青,青草大师。”

  香,燃尽,黑暗淹没天赐,天赐看着陆隐消失,整个人心提了起来,还有一炷香时间,一炷香后,三个人就要死一个,该死的游戏,该死的陆隐,那两个人到底会说什么?

  他不怀疑陆隐肯定会杀了他们中的一个,因为唯有这样,剩下的两人才会在接下来完全配合陆隐,这是立威。

  拿始境,甚至苦厄境强者的命,立威。

  点燃香,陆隐出现在原起面前,闭起双目,一如之前。

  原起倒是平静:“陆主,我能问问那两个人说了什么吗?”

  陆隐没有反应。

  青烟淼淼,让陆隐的脸都模糊了。

  原起摇摇头:“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没有老夫的秘密大,不过这个秘密不仅要换老夫一条命,也希望陆主可以保证,在天元宇宙最终溃败之时,绝望到无力反抗之时,不要杀老夫,老夫会念陆主你的好,尽可能保住你希望保住的人,如何?”

  陆隐依旧没有反应。

  香缓缓燃烧。

  原起皱眉:“老夫与你的交易绝对值得,在此之前,你问什么,老夫答什么,对你没有秘密,而今这个交易的秘密,就是老夫隐藏多年,谁都不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价值之大,足够你保老夫一命。”

  陆隐依然没有反应。

  原起语气低沉:“陆主,老夫乃是灵化宇宙桑天,一个死了的桑天对你没有价值,如果你希望老夫死,老夫也活不到现在,我们三人说什么,另外两人都听不到,谁生,谁死,只在陆主你一念间,老夫的价值必然比那两个要大。”

  陆隐平静,闭着双目,跟睡着了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