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第一赘婿

第1488章 张扬的用意

第一赘婿 阿刀刀 3628 2020-07-27 14:49

  “林震,你清楚现在郑家的情况吗?”就在这个时候,张扬在一边开口说道。

  林震听到张扬的话之后,脸上充满了好奇,一开始他还以为张扬是过来做说客的,没想到后者居然把话题转移了开来。

  “张少,属下不清楚。”林震虽然来江都有些时日了,可是郑家的事情他并没有关注。

  “这样啊,那我和你说说吧,我来江都的目的,正是要帮助郑家渡过难关,你了解情况,对日后的行动会有很大的帮助。”

  张扬笑了笑,摆了摆手之后,在一边开口解释着。

  林震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心里面十分清楚,张扬会把暗影带过来,肯定是有所行动的。

  “先和你说一下大概的情况吧,现在郑家表面上和和睦睦,实际上却是内斗不断,郑叔叔有一个胞弟名叫郑庭,就是当日和我在服装店发生冲突的那人。”

  听到张扬的话之后,林震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对于郑庭的存在,他是十分清楚的,只是不清楚郑家的形势而已。

  “张少,可从当日看来,郑庭对我们似乎造不成威胁啊。”想了想之后,林震又在一边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不错,郑庭对我们当然造不成威胁,可是对于郑家来说,他就像是一把利剑,死死地抵住郑钧的后背,郑家的这些旁系,尽数被郑庭掌控,对郑钧的威胁极大,意在家主之位。”

  张扬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而肖蝶儿和秦忆蝶在一边听着,他们对郑家的情况十分熟悉,可依旧是听得十分认真。

  “那不就是篡位?这种人实在可恶。”张扬的话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了,林震不傻,当然听得懂了。

  同时林震的心里面也有些担忧,郑家的局势不稳,显然张扬想要插手这件事情,对于后者的能力,林震当然十分信任。

  可毕竟张扬在江都的势力并不是很强大,又处于暗涌的中心,一个不小心,恐怕都会有大麻烦,林震会担忧也是十分正常的。

  更加重要的是,林震的心里面清楚,江都除了郑家,还有其他势力虎视眈眈呢。

  “不错,如今郑家大致分为三个阵营,郑钧、郑庭各自一方,还有一方就是保持中立。”张扬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林震,你认为以现在的情势来看,如何才能帮助郑钧,彻底掌控住郑家呢?”还未等林震说话,张扬又在一边开口询问着。

  “张少,属下以为,我们还是不要参与到郑家的斗争之中才是。”林震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哦?这又是为什么呢?”张扬挑了挑眉头,对林震的话,觉得有些诧异。

  “张少,各大豪族的底蕴深不可测,我们贸然参与其中的斗争,恐怕以后就不得安宁了啊。”林震在一边解释着。

  “话说得不错,可我把郑少言当做朋友,若是郑钧落败,恐怕少言难以逃过劫难,况且,我已经答应了郑叔叔,大丈夫不能言而无信啊。”

  张扬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

  林震看了看张扬的神情,便是没有再继续劝说,他的心里面十分清楚,后者下定了决心,自己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接下来我就要准备动作起来了,林震你说说自己的看法吧。”张扬又在一边开口说道。

  肖蝶儿两人有些纳闷,不明白张扬的心里面到底在打着些什么主意,不是说要帮助林家,解开林震的心结吗?

  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张扬对这件事情,却是没有提起一句,反倒是讨论起郑家的事情了呢?

  “少爷,既然郑家时局不稳,乃是由郑庭造成的,只要除掉郑庭,这一切的麻烦都迎刃而解。”林震当即立断,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不错,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和,可郑庭在郑家的势力不弱,要是贸然动手,对郑家的实力会有很大的损失,如此一来,郑家势弱,依旧是要被其他势力吞并。”张扬笑了笑,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张少说得不错,但是要兵不血刃地除掉郑庭,恐怕难上加难,除非可以找到郑庭的罪证,然后策反他手底下的那些人。”

  就在这个时候,林震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肖蝶儿和秦忆蝶两人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她们瞬间明白,现在郑家的情况,和当初的林家十分相似。

  瞬间,秦忆蝶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丝的笑意,显然,他已经猜到了张扬的用意。

  “哦,倒是一个上上之策,如此一来的话,不仅仅可以减少伤亡,又可以最大程度的保存实力。”

  张扬看了看林震,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后者的回答,十分满意。

  林震见到这样的情况之后,脸色却是突然变换几分,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自己所说的,正是当日林秦所做的。

  “林震,郑家如今的情况和当年林家,几乎是一模一样,连你都是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能理解当年你父亲的做法呢?”

  林震的脸色变化尽数落入张扬的眼中,于是便不再隐瞒,暴露了自己的心思。

  “张少,我可以理解林秦的做法,可我没有办法原谅他,若不是他,青儿也不会死。”林震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波动,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意识到自己面前坐着的是张扬之后,林震这才缓过神来,连忙开口道歉,“张少,属下罪该万死,一时冲动冲撞了张少。”

  “无妨无妨,私下里面我们是朋友,不需要如此紧张。”张扬摆了摆手,在一边开口说道。

  “林震,作为一个父亲,林秦的确是做错了,可他不仅仅是你的父亲,更是林家的家主,当年要是不除掉林霄,恐怕林家会死伤无数,到时候失去爱人的,不仅仅是你,还有更多的人啊。”

  张扬叹息一声,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还未等林震开口说话,前者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