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田园悍妻:妖孽王爷求包养

第447章 大结局

  第447章 大结局

  沈清竹笑道,二人结伴同行,将德阳镇的粉面馆留给了贺春和李香草,便去上京了。

  秦林和福叔跟在身后,也将醉仙楼的生意交给了贺春打理,跟着走了。

  上京的繁华让沈清竹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几千年前的上京,竟然也能繁华如斯。

  江启臣在上京有宅子,二人直接在宅子落下了。

  江启臣去打听了江家的情况,自己的爹用命换来的平远侯爵府被叔叔给霸占了。

  平远侯爵府里头,人人只记得江远,不记得江战。

  江远文不成武不就,只能靠着江战打下来的地位过活,整日里头花天酒地,遛狗斗鸡,江战打下来的基业,却也能让江远痛痛快快地过上一辈子。

  江启臣脸上的青色印记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而杜仲平也发现了,他的解药来自于沈清竹。

  沈清竹身体至阴,任何的毒药在她的身体里都不会有作用,江启臣身体里的毒素,被沈清竹一一化解,还将自己体内至阴的解药通过日常亲密传给了江启臣,在潜移默化里头,慢慢地化解了江启臣体内的血毒。

  看到现在正常的人,沈清竹后怕地拍了拍胸脯。

  好在自己爱他,认识他,不然的话,他的病……

  越想越觉得心惊胆战,觉得自己能治江启臣的病之后,没事就喜欢搂着他亲两口,在床笫事情之上,沈清竹也越发的主动。

  江启臣知道她的意思,心里头感激不已,更是将沈清竹当做自己的命一样对待。

  沈清竹身体好,成亲一个月之后,就有些身体不适,杜仲平把脉,有喜了。

  魏国公找到了沈清竹,并且确认了沈清竹就是自己的女儿。魏国公欣慰不已,迎了沈清竹回国公府,并赏赐了王老夫人不少的东西。

  顾谨安有些恍惚,王老夫人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便安慰道,“这就是命。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再怎么强求,也永远都不是你的。”

  顾谨安到最后便也释怀了,带着王老夫人回了永安县,在县里头找了个贵家之女,品性样貌一点都没的说,夫妻二人倒也相敬如宾。

  虽然顾谨安还不爱她,却也一直都在努力。

  魏国公领回自己亲生女儿的事情,在上京掀起了轩然大波,苏心月在府中待了这么多年,就是妄想取自己的堂姐而代之。

  可是她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自己虽然能留在魏国公府,却是连个魏国公的面都见不到。

  只要魏国公不想见自己,苏心月连他的头发丝都看不到,虽然在国公府已经十多年了,就是见魏国公的面都屈指可数。

  她不信自己的努力得不到回报,听说魏国公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苏心月做幺蛾子,派人找到了沈茂良。

  沈茂良得了一大笔钱,当然愿意做伪证。

  只说沈清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沈清竹是个早产儿。还说当年心慈爱他爱到发疯,便是自己身体不好,冒死也要生下他们二人的儿子。

  沈清竹看到这么不要脸的人,简直是无语,拿出了当年苏心慈留给周奶奶的信物,原来,苏心慈当年死之前,怕沈茂良以后会刁难沈清竹,便留下了一封信。

  信上说,沈清竹不是沈茂良的女儿。

  在证据面前,沈茂良开始耍无赖,说要把小禾带走。

  不然的话,就要给他一大笔钱。

  魏国公老谋深算,怎么会被这样的地痞流氓给威胁。

  沈茂良偷鸡不成蚀把米,知道自己要被押送官府,直接将苏心月给招了出来。

  苏心月见自己筹谋了十多年,到最后还是败给了一个死人,癫狂地将自己之前所做所为都说了出来。

  原来,苏心慈掉下山崖,全都拜苏心月所赐。她记恨自己的堂姐为什么身世比自己好,长的比自己好,嫁的也那么好,姐夫又那么疼爱她。

  恨在心中日益滋长,到最后,恨滔了天。

  苏心月约着苏心慈去城外山上拜佛,后来在马车上动了手脚,直接冲出了悬崖。

  苏心月原本以为自己的姐姐不在了,姐夫伤心欲绝,自己就能乘虚而入,只是她错了,这么多年,她连魏国公的面都没见到几回。

  百般算计,没算到自己的未来,也算不到魏国公的心。

  只此蹉跎一生,懊悔终身。

  魏国公将苏心月送去了顺天府尹,苏心月夺人性命,被判了斩立决。斩首的那天,尸体在菜市口,许久都没人去收。

  沈清竹改名为魏清竹,沈清禾虽不是魏国公亲生,却也亲自辅导认字读书,俨然是当做儿子一样看待。

  沈清竹在魏国公府,江启臣当然放心,便放手去做自己的事情。

  江远每日吃喝嫖赌,江启臣便设局让他入套,江远输掉了大半个家业。

  江老夫人恨铁不成钢,便打算赖掉这个赌约。

  她没法,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去劝说皇上,说江战死的壮烈,好不容易留下点基业给自己的弟弟,说的皇上都有些动容。

  江战死在战场上,他的夫人也难产死了,一尸两命。

  皇上动容不已,又给平原侯府赐了不少的东西。

  而魏国公怎么会不帮助自己的女婿呢,直接将江启臣带去面圣。

  听说了江启臣的遭遇之后,皇帝直接质问了江远真相。

  江远知道自己的事情瞒不住了,便将一切责任推到了江老夫人的身上。

  原来当年,将老夫人并不是江战的亲生母亲,她只生了江远。

  江战是因为她许久都没生孩子,一个小妾在她之前生了个庶长子,江老夫人将人抢了过来,养在自己的名下。

  小妾也被她给害死了。

  后来,江老夫人生了自己的儿子,便越看江战越不顺眼,最后,直接将人给送到了战场,说是为了保家卫国,其实就是让江战去送死的。

  省的江战跟江远争财产。

  谁知道江战是个厉害的,楞是凭着自己的一身武功在军中闯出了一番事业来,得了功勋,还得了褒奖。

  江老夫人又有了其他的念头,又巴结讨好江战,连人带着江远一家住到了江战府上。

  江战去战场杀敌,夫人有孕,江老夫人明面上是在照顾她,实际上,却在她每日的吃食里头下了毒。

  毒慢慢地侵入五脏六腑,导致早产,孩子没死,却因为毒素而身中血毒,性命堪忧。

  江老夫人直接报了丧,原本还能有一线生机的江战,哀伤不已,在战场上分心,也因为旧伤,死在了战场上。

  皇帝体恤功勋,又体恤江战一脉无人继承,江老夫人便做主,让江远的大儿子过继到了江战的名下,成为了平远侯。

  而江远虽然做不成平原侯,却是平原侯他爹,更是享尽了荣华富贵。

  事情到此为止,皇帝将江远等人押入了大牢,在此事中做出伤天害理之事,陷害国家栋梁的,直接判了斩立决,而其他的一些人,则被削为平民,永世不得入仕。

  江启臣进了平远侯府,成为平远侯唯一的继承人。

  因着他武功精湛,自请上阵杀敌,带着沈清禾一道去了军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倒是不辱父之威名。

  魏清竹第一胎生了对双胞胎,两个儿子,与江启臣商量之后,一个姓江,另外一个姓魏,由他延续魏国公的血脉。

  又过了两年,魏清竹又怀上了,这一胎,更是比第一胎的肚子还要大,十个月分娩之后,又生下了三个带把的。

  三年生五个儿子的魏清竹,在上京出了名。而此刻,边境战乱被江启臣平定,平远侯被皇上册封为了护国公,双喜临门。

  而魏清竹也被全上京的人称为最有福气的人,自己是魏国公的嫡长女,相公是护国公,而且人家国公爷也说了,这辈子只此一妻,绝无令娶令纳的可能。

  这是打算一生一世一双人啊!

  全上京的人都艳羡不已,都称魏清竹为福宝宝,但凡是哪位大户人家里头娶妻嫁女,都要去请魏清竹去坐坐,压压床。

  人家护国公立下汗马功劳成为国公爷,他们就不贪图了,人家三年时间剩下五个儿子,他们也不贪了,能生一个儿子,一个就好!

  魏清竹被五个小猴子给磨了个没脾气,江启臣心疼她,发誓再也不生了。魏清竹不同意。

  说好了生个足球队,就要生个足球队。

  反正家里头这么多的丫鬟奴婢嬷嬷,自己爹身体也利索的很呢,生了不愁没人带。

  再到后来的几年,魏清竹又生了好几个,胎胎都在两个到三个,胎胎都是男娃,看到一溜烟的小子,魏清竹已经绝望了。

  现在已经不是生足球队那么简单了,她要生个闺女,闺女啊!

  等到老大已经十一岁的时候,魏清竹再次怀上了。这是第十一个孩子。

  好在肚子里头只有一个,十月怀胎之后,瓜熟蒂落,护国公府终于迎来了千金。

  比公主还要宝贝的宝贝。

  上头十个哥哥,只得这么一个女娃娃,宠的无法无天。

  魏国公宠着,江启臣宠着,十个哥哥宠着,上京城的福宝宝也换了个人当了!

  娘的,这孩子才是福气娃娃啊!

  沈清禾自己在军中立下功劳,也凭借自己的本事,最后被封为大将军,娶了相国的嫡长女,后来四海安定,便做了个闲散的定远候,一辈子平安喜乐。

  百年之内,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魏国公在三十五年后,七十岁去世,也是高寿。

  魏清竹虽然所有的儿子都娶妻生子了,她自己也年过半百,却还是哭的稀里哗啦,魏国公看自己疼了一辈子的女儿,拉着清竹的手安慰她,“不能看到你长大,却能看到这十一个孩子长大,爹已经心满意足了。爹活了这么久,有一肚子的话,要告诉你娘,你娘肯定等我等的急了。爹去找她了。”

  一屋儿孙给他送终,他是笑着去的。

  再一个二十年而过,魏清竹满鬓斑白。江启臣也是步履阑珊。

  二人没事就喜欢坐在桂花树底下,看看蔚蓝的天,白白的云,消磨一日。

  直到有一日,儿孙们再也唤不醒他们。

  二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十指相扣,两人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一起走完了这一生。

  白云苍狗,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